花色

相伴(三)

极度ooc,私设极重,幼儿园笔文。

这一年过得很慢也很充足,孤身的爱丽身边有了相伴的人,到新城市的甜瓜也拥有了第一个朋友。
爱丽和甜瓜认识的第一个新年格外的冷,却也格外的暖。

新年,这个词对于爱丽来言,无非是平日里争来争去的一帮人,在这个时候围在一张桌子上演戏,谈论着一些无关紧要的事情,然后一拍两散。
虚伪又可笑。
但这个新年不一样,白日里那些所谓的“亲戚”不会来拜访爱丽家,爱丽乐得清闲,完成这父亲所布置的“功课”。
随着太阳的降落,爱丽越发烦躁,天色越暗,就代表那群人来临的时间越来越短。
啧,好烦啊,离开好了。
爱丽这么想着,也这么干了。
爱丽父母并不重视爱丽去哪里,交什么朋友,只要爱丽完成他们所要求的“功课”
,爱丽干任何事情他们都不在乎。
爱丽出来了,逃出了那个压抑的“家”,
他在街上漫无目的的走着,不自主地走到月亮湖公园了。
月亮湖公园的夜景也很漂亮,湖水倒映着星空,明亮的灯光相互辉映,樱花树上仿佛拢上了一层荧光。
爱丽走到樱花树下,背靠着它,抬头望着天空,数着天上灿烂的星星。
一颗,两颗,三颗……
“爱丽?”
带有奶味的声音传来,爱丽想都不用想都知道这是谁,这一年中,除了父母的声音,听得最多的便是这是声音了。
“真的是你啊,爱丽。”甜瓜抱着一罐糖果来的爱丽身边,“怎么没在家陪家人过年啊?”
“你不也没陪吗?”陪那些人?怎么可能。
“我?他们明天才回来啦,”甜瓜坐到爱丽旁边,将糖罐拧开放在两人中间,“他们那工作事多,又容易丧命,但我们一家以它为荣。”
似是在抱怨,又似在担忧,口中语气却无比自豪。
军政世家啊,最值得提防的对象。
可爱丽看着甜瓜傻乎乎的样子,心中却提不起任何防备。
“你以后也要参兵吗?”
“啊?不会啊,我有这心,但没这力啊,”甜瓜长叹一口气,将一颗糖塞入嘴中,继续道:“我从小身体就不好,剧烈运动不适合我,头脑也不灵光,简直就是一个废人。”
甜瓜用很诙谐的语气,诉说着自己的痛苦,仿佛是别人的故事一样。
“不是废人。”如太阳一般都人,怎么会是废人呢?
“啊?”甜瓜猛地转过头对着爱丽,眼中盛满了不可置信,随即又笑出声来,“不用安慰我的,我对自己的认知很清晰。”
“没有。”不清晰,一点都不清晰。
甜瓜没再说话了,心情却明显变好了,剥开一颗糖塞进爱丽嘴里,自己还哼起了小调。
朦胧的月光撒在树叶中,微风吹动,发出“沙沙”地声响,月光也成功照在二人身上。

人设(相伴)

爱丽:家中混黑,从小被当做继承人培养,性格自闭emmmm,职业为黑客(家业不算啊)

甜瓜:军政世家,封建管理家庭,因为是最小的,被宠着长大,性格多变,职业为花匠。

相伴(二)

极度ooc,私设重多,幼儿园笔文。
勿上升真人。

第二天,甜瓜醒的很早,迷茫了一会儿,仿佛想起什么,抱着被子,在床上滚来滚去,还忍不住发出“嘿嘿嘿”的声音。
第一个朋友呢!
不行,要早点准备呢,不能让爱丽等我!
甜瓜“噔”的一下从床上蹦起来,飞速地打理完自己,便下楼了。
“哎呀,甜瓜少爷今天起这么早啊。”保姆李妈,是一位五旬的妇人,面容上皱纹难免的多,却显得她极为和蔼,很讨小朋友喜欢。
“不早不早,李妈,你能不能帮我准备一些茶点啊?”甜瓜很喜欢李妈,这使得李妈不用照顾其他人,只需要照顾好甜瓜。
“来Q市有一阵子了啊,甜瓜少爷终于交到朋友了啊。”
甜瓜不喜欢李妈叫他少爷,这让他感觉很变扭,却又因尊卑不可逾越,甜瓜也无法改变什么,强硬的态度只会让他失去李妈。
“是的呀,我很喜欢他呢。”异色的瞳眸中有愉悦,兴奋与满足。
“好的,我这就去准备。”李妈应下了甜瓜的要求,转身去了厨房。
空荡荡的客厅有只剩下自己一个人了呢。
甜瓜眯起了眼睛,感觉有点无聊了啊,目光瞥向天花板,随即眼睛一亮,甜瓜快速跑上三楼的温室里。
温室很大,占据了一整个三楼,这是甜瓜母亲专门为他设计的,漂亮而又舒适,任何植物都能找到适合自己生存的地方。
“也不知道爱丽喜不喜欢雏菊,呐,就算不喜欢,但是见到这么漂亮的雏菊,爱丽应该不会置之不理的。”
甜瓜小心地从一簇雏菊中挑出开的最茂盛的几朵,放在一个星星样子的花盆中。
“应该会喜欢的吧?”带着点不安与兴奋,甜瓜抱着花盆下了楼,李妈便将准备好的茶点放在一个小篮子中,还细心地帮甜瓜找了一个佣人来提篮子,毕竟甜瓜还那么小,没多大力气。
甜瓜与爱丽约九点在月亮湖公园的樱花树下见面,八点五十几的时候,甜瓜已经到了,他让佣人先回去,傍晚再过来。
爱丽是掐点到了,刚刚九点,爱丽就到了。
跟昨天的情景差不多,不过,这次是少年坐在草地上,手中捧着一盆花,在等待着什么来。
爱丽心中有一丝异样的感觉,说不上来,就是有点开心,可能还不是一点。
“啊!爱丽,你来啦!”甜瓜像是发现了什么珍宝,大声对爱丽说,还会动着自己的左手,在跟爱丽打招呼。
有点傻,傻得有点可爱。
爱丽还是那副从容不迫的样子,脚步却加快了许多。
“怎么来的这么早?”
“想早点见到你呀。”
甜瓜的直肠子,成功让爱丽的耳朵红了。
因为家庭原因,爱丽远比同年人早熟,甜瓜的一番话,使他受到了一番触动。
“对了,爱丽,这个送给你,雏菊哦。”近距离看,甜瓜手上的花盆,是自己最喜欢的星星形状,花盆中的雏菊绽放的极美,脆弱又坚强,很矛盾的形容词,却无比形象。
“……喜欢吗?”甜瓜奶味的嗓音中含有一丝害怕,害怕爱丽不喜欢他种的雏菊。
“喜欢。”很灿烂呢,像自己向往的样子。
“真的?我太开心啦!”甜瓜将花盆放到爱丽手上,原地蹦跶着,以表示自己的兴奋。
温暖而有生气,很美好呢。
爱丽忍不住露出一丝笑容。
少年与少年,在樱花树的庇护下,结交下了属于自己的第一个朋友,亦是挚友。
【一切的开始。】

相伴(一)

极度ooc,私设极重,幼儿园文笔。
勿上升真人。

爱丽第一次见到甜瓜,是在十岁那年,月亮湖公园中心的樱花树下,少年将一只死去的麻雀埋入土中。
似乎注意到有人在看,甜瓜转过头,对着爱丽笑了一下。
爱丽怔了一下,走到甜瓜身边,轻声问:“为什么要埋在这里?”
“啊?因为这里漂亮啊,我想它也会喜欢的。”甜瓜站起身来,对着樱花树做起来祈祷。
天真。
这是爱丽心中的第一个想法。
三分钟的祷告时间,爱丽细细打量了一下这是少年,微卷的酒红色头发,面容白皙的有些病态,五官精致却不张扬,眼睛好像是异瞳。
有点好看。
这是爱丽的第二个想法。
甜瓜睁开眼睛了,看到爱丽还在,明显惊讶了一下,转而又笑着说:“呐,你好,我是甜瓜。”
甜家的老幺?
“爱丽。”
回答完甜瓜后,爱丽不自觉将目光往旁边瞟,不敢将目光对着甜瓜那双仿佛在发光的眼睛。
感觉到爱丽在刻意避开自己视线,甜瓜眼中闪过一抹失落。
【这是讨厌我吗?】
“呐,爱丽我先回去了,再见啊。”还是
那份笑容,却没有那份让爱丽动容的温暖。
“等等。”叫住甜瓜的那一霎,爱丽自己也愣住了,但又恢复了那副冷漠的面孔,“明天要一起玩吗?”
“诶?可以吗?”甜瓜明显愣住了,随即又绽放出一个大大的微笑,“当然要啊!”
“嗯……”爱丽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约他一起,明明一直都是自己一个人的。
“爱丽爱丽,我们去散步吧!”
“为什么。”
“交流感情?”
“……”
落日的余晖洒落在两个少年身上,一个少年兴奋地说着,一个少年安静地听着。

【童年时的第一个玩伴呢。】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第一次写完,槽点巨多,有bug欢迎指出。
第一篇水的真实(´-ι_-`)